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捂不住大佬气质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宅一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笠歌,你当真要解除婚约?”

凤无极的声音陡然提高,冷厉的质问。

“你真的想退亲?朕可以承诺,这件事必定会还给你一个公道,只要你不退亲,将来太子登基,你就是皇后。”

凤无极说这句话的时候,气势猛地朝四周扩散,御书房中的众人除了宋逆之外,每个人都感到可怕的威压,气血翻涌难受至极。

作为风元帝国三大强者之一的实力,可见一斑。

宋逆担忧的看向小女儿,生怕她因为畏惧皇帝,不敢说出心中所想,忍不住又想上前,将女儿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宋笠歌见状心中一暖,却是神色如常,眸中反而透出傲然之色,强忍着不适坚定的开口道:“婚约自然要解除。”

说着,她突然挑衅的扫了凤煜麟一眼,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飞扬洒脱,“不过我要声明一点,这个男人是我宋笠歌不要的!”

“宋笠歌!”

凤煜麟从未料到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大放厥词,忍不住大喝一声。这个女人是在藐视他吗?

他是什么身份?他可是风元帝国的太子殿下!难道还配不上她一个废物了?

先前碍于宋逆的身份这才勉强容忍这一桩婚约,这女人未免太不知好歹,竟敢看不起他!

宋笠歌将凤煜麟的恼恨看在眼中,唇角勾起讥讽的弧度,也不理会这位自诩高人一等的太子殿下如何作想,只是将目光投向凤无极。她毫不畏惧,倔强的抬头,双眸中写满不屈,已然表明自己的立场。

“陛下,小女自认无才无貌,但婚姻之事,希望能自己做主。”

凤无极饶有兴趣的盯着宋笠歌,似是在打量一件难得的物件,非但没有被她的话惹恼,反而轻笑出声。

“有意思。”凤无极冷笑一声,他是个掌控欲极强的人,即便碍于宋家的面子不会对宋笠歌下手,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既然如此,朕允了!”

“父皇!”

凤煜麟没料到结果会是如此,忍不住惊呼一声,就被凤无极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慌忙闭了嘴。

凤无极扫了一眼沉不住气的儿子,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这才转向宋逆,声音幽幽道:“朕答应婚约作废,但有一个条件。宋逆,你女儿损了皇家的面子,受点惩罚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仅凭陛下处置。”

事到如今,宋逆明白凤无极必是要趁机从宋家讨一些好处的。君臣多年,对于凤无极睚眦必报的个性他非常了解。

“很好!既然如此,朕命宋笠歌签下命书,你不会反对吧?”

“陛下!”

宋逆闻言悚然一惊,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但凡签下命书,就意味着宋笠歌的命被交到拥有契约的人手中,皇帝此举分明是以退为进,要挟宋家!

宋笠歌将一切收入眼底,也猜出风无极的心思,这是打算用命书要挟她稳固宋家的忠诚了。依照宋逆对女儿的疼宠,只要她的命被皇室掌握,即便她将来不会嫁入皇宫,宋家也不敢有异心。

她垂眸站在一旁,心中却隐隐不安,急忙呼唤系统。

幸好这个所谓的救世主系统还算靠谱,很快她脑中就响起一个古怪的机械音。“宿主请在三秒内进行提问,本系统会依据问题进行最完美解答。”

“系统,命书是怎样的契约,我能否单方面解除。”宋笠歌干脆的提问,决定依据系统的回答做出下一步的行动,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很快,一段关于命书的资料瞬间涌入她的脑海,掌握的资料让她的唇角不禁微微上翘。

延伸阅读

龙凤谷之劫后重聚  http://www.chafeier.cn/x61e.shtml
夸父代表一种精神,三只舰队九艘飞船,只有一艘才能获得这个命名。甲队(代号重生):夸父

我在玄幻当武神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hafeier.cn/su3x.shtml
第二天“哦嗨哟...幻。”“快点起来,今天是第一天上课,不要迟到了。”清晨,幻摇醒了

别暗恋了,快去撩勇者?勇者!  http://www.chafeier.cn/sgcf.shtml
很久很久之前,魔王突然出现,抢走了公主消失不见,国王非常生气,后果非常严重,于是国王

杀唐在线阅读圣武学院开学季  http://www.chafeier.cn/aywt.shtml
源初历五年,位于泛岚尼亚大陆东部,圣武市。这是一座海滨小城,虽远离商业文化中心,但因

四时物语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feier.cn/b6c8.shtml
接着,姬婈望着全身上下的血淋淋,心里一阵无语。室内除了几张家具就啥都没了,疗伤的东西

弑问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feier.cn/dbyx.shtml
第8章奏折里除开骂得很有风骨的,还有各种奇葩言论。一些俚语谈彦看不懂,去询问了迎福。

弑神赤龙之叫我隽宏  http://www.chafeier.cn/ufci.shtml
十月的天气有点凉,梦菡掖了掖空调衫的领子,尾随着夏寒山下了丰田的车。她关上车门,沿着

在作死路上狂奔的朕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chafeier.cn/ygc2.shtml
怀愫/文韩珠端一碗黑鱼汤送到柳大床前:“师弟,你要不要再喝一碗汤?”中午那碗鱼汤下肚

小樱桃在线阅读互不相让  http://www.chafeier.cn/xzki.shtml
暑假过去一半。大多数时间,聂绯都是在家看书插花,过名媛优雅的生活。因为之前在公立学校

婚礼之前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hafeier.cn/unld.shtml
哈利觉得这一天过得简直像是做梦一般。他认识了一个名叫海格的巨人(后来他才知道是半巨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异界当魔头在线阅读第9节

    孟葵就是孟葵,刷起赵嘉树的卡来,一点也不手软。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走出电梯,呃!他不是应该在陪美人的吗?“你怎么来了?”“一条条的扣款信息提醒我,该来看看你。”他斜靠在门边,并没有过多的评论她的消费能力。要是放在平时,肯定是开始说她在拜他血汗钱了,虽然是句玩笑话。“还傻站着干嘛?开门呐!还是你想我

  • 太初道祖捕猎的赛亚人

    “卡卡特罗你快来看,真的被他拍到了。”在那边的年轻人向周围的人炫耀自己的好运气的时候,彼得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登上了现在最流行的社交平台,没有花多长时间就找到了被上传的视频,可以看到那个视频的点击率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一个热门很快就要诞生了。那个年轻人显然是个中好手,动作真的非常快,视频的标

  • 前夫再见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们是来接取任务的。”夏隐老神在在,“请帮我们找出相对要求等级低、无时间限制又奖励丰厚的雇佣任务。”吧台后问话的是一位棕色微卷长发、黑色眼睛的御姐,头上顶着“魔幻城-死魂Bar-接待员-华连卡·沃特森”的字样。卡拉德,莱尔的远房表姐,具体姓氏及身份不详,为【死魂Bar】负责人。认出她身份的关键要素

  • 起剧之皇在线阅读第8节

    “皇甫无双。”秦枫念到。“嗯,枫哥哥可以叫我双儿。”皇甫无双两眼睁的大大看着秦风回答到。“那双儿你多大了。”秦枫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似乎本能所致。“双儿已经五岁了,在过两个月就六岁了,到时候双儿就可以修炼了。”秦枫听到这话心神震惊,是巧合吗?秦枫呆呆地看着皇甫无双,转念一想。“应该是巧合吧。

  • 荒世宴会表白

    暮凝走到君修寒身边,逼着自己扯着那如沐春风,母爱爆棚的笑容,又逼着自己说道:“修寒你出来了啊!”她本是想叫夫君的,可奈何她每每想起君修寒那对她厌恶的眼神,她就觉得她叫不出来,叫个名字,还是可以的。梁暮雨和君修羅见此番场景也识相的走开,暮凝看他们走远,才松了口气。只是他们走了,君修寒可没走,君修寒看着

  • 万界之最强城主在线阅读第6章

    黑夜悄然来临,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中,皎洁的月光铺散大地。远处的一团黑云朝着纱雨村这边铺卷而来,不一会儿黑云将月光遮住,一时间纱雨村仿佛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而此刻的叶未央则在一个村名的屋内小憩,等待着妖怪的来临。“天都黑了……这妖怪不来了吗!?”叶未央望了望窗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叶未央刚将这句话

  • 火影之王者系统之第二章 天河村-1.入籍(10)

    听完真人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我们一时都傻了。愣了半晌吴元平才支支吾吾的问:“真人说这故事确实和我们听说的不太一样,不过这和我们梧桐合村有什么关系啊?”听他这么一问,我心里就想,还真是问的一针见血啊,我也正想问呢。但是故事里,他的师兄也蛮惨的,他们关系还那么好,所以就还没措好辞呢。谁知,他就给问了。盘龙

  • 网游之封魔世界在线阅读第十章

    《请给我抱抱》/酥眠晋江文学城初言表情一僵,拿勺的手顿在嘴边,眼睛滴溜溜转,大脑快速思索着说辞。她总不能说是因为看到他吃觉得好吃才买来同款吃吧。“想吃了,就随便从里面找了一盒。”初言塞了一口冰淇淋,含糊不清道。钟路然点点头,没再多问,两个人静静吃完了各自的冰淇淋,相伴回家。一路上,橘子一直蹭在钟路然

  • 不可方思之第十章

    与洛基的邂逅带了点浪漫神秘的放任自流。和Xanxus当初追求她的时候那种粗暴直白不一样,这个小镇对于他们两个任何一方来说都是个暂时落脚的节点。在这里迸出的火花固然意外又绚丽,但却少了几分对后续期待的理所当然。就好比昨晚他们分开的时候都没说下一次什么时候之类的话,将偶然化作必然还需要更大的,让人不顾一

  • 家巴雀儿在线阅读第七章

    “小师妹,你不必过度自责。”大师姐安慰道:“这些天火娃一直在试毒,也没有结果,想必师父中得不是普通毒物,再说火娃一向乖巧,绝不会私自乱跑,这次火娃恐怕是因为受不了被那毒物侵蚀,才会突然逃跑。”大师姐一番话,让小师妹更加担忧起来。“大师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众人突然把眼神移向了陈凡,仿佛将希望全寄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