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听说你要看我的獠牙?[综英美/美娱]之良辰夜(2)

作者:江边一只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是坤泽!”

方含情这句话声音虽不大,却犹如一颗平地惊雷,吓得这些人赶紧对着烈火浇水。

苦童先前是热得迷糊,现下又被接踵而来的水浇的浑身发抖,却也清醒了不少。

他倒在木柴的残骸下久久不能平复,衣袂被烧得近乎没法蔽体,腿上臂上满是烧伤,目光失神,却也是在为自己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

众人看着倒在烟灰的苦童,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没有上前来扶起这个孩子。

这时,只有方含情泪雨连连地上前走来,也不怕满身黑灰的苦童会弄脏她的衣裳,反而让其靠在自己的肩上,用帕子细细擦拭熏黑的脸颊。

苦童迷糊间看到这名绝美的女子,只怕是天上的仙子要来带走自己了,好在自己来的是这天上,而不是那黑暗的阴曹地府……想着想着,苦童竟释然地笑了。

方含情看着如此懂事的孩子,双眼又红了。

她叫着侍卫把苦童抱回房里,好在随行的还有一名温府的大夫,给他擦了药水又包扎了伤口,苦童这才有了点意识。

他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喉咙像是被堵住了,憋了半天才说出一个沙哑的:“你……”

方含情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只是浅笑地对他摇摇头:“孩子,先休息吧,过会儿我会来给你解释的。”

苦童乖顺地点点头,眨眼的样子让方含情不禁又摸了摸他的头。

待到他睡着后,方含情就来到了另一间厢房,果不其然,温家若干人等都在这候着她。徐凝梅正在煞有其事地对丫鬟们说道:“这苦童还真是来头不小,一把年纪的老骨头要护着他也就算了,就连咱们二夫人怕是也想收他当义子吧。”

几位丫鬟哄堂大笑,徐凝梅像是这才发现方含情,脸上都堆着笑,眉宇间却有几抹忧愁:“哟,妹妹回来了?那苦童可没事吧?”

方含情笑着摇摇头,思索片刻,还是将心里所想的问出来了:“姐姐,妾身有一事相求。”

徐凝梅似乎并不以外,反而还调笑地问:“不会真要收他为义子吧,不过这也没事,一家人,凡事都好商量。”

方含情讪讪地摇头,嗫嚅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怀舟……是乾元对吗?”

霎时间,厢房里安静似乎只剩下方含情的心跳声。她明白,温怀舟是徐凝梅的心头肉,可是也是温府唯一的乾元。而她的想法也非常单纯,坤泽一直是整个社会的“稀罕物”,权贵世家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乾元子孙,却几乎没有一个坤泽。甚至她都知晓温怀霆和徐凝梅都在暗地里为温怀舟觅过坤泽的下落,却始终寻不到。

而她今日看到了苦童。那个孩子包含了坤泽几乎所有的优点。

单纯,正义,还有无与伦比的美貌。

他应该活下去,不能含冤而死。所以她才想到这个下下策,唯有温夫人认识到苦童的重要性,方就一线生机。

徐凝梅紧攥手里的杯子,杯子里的茶呈出片片涟漪,正如她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她身为一名中庸,自嫁入温家以来倚仗娘家的财力才得意稳居正宫之位,却因半路杀出这个所谓的坤泽享尽了温怀霆的无限宠爱,心里自是嫉妒了许多年。但是,因她生出了作为乾元的温怀舟,自然也是希望能够给怀舟觅得一个给自己开枝散叶的坤泽。

可在她眼里,坤泽仅限于坤泽,除了开枝散叶以外的想都不要想。再来,她对苦童就是凶手这件事深信不疑,所以亦是不想和此等奸贼助纣为虐,只怕养虎为患。

思及此,徐凝梅便放下了茶杯,扬起一抹笑:“妹妹的意思,我自然明白。但是可别忘了,琛玥郡主可是定了要来咱们家的。”

“这坤泽啊,既然真要娶进门我自然无异议,可是这也就是个当妾的命。”

方含情当下面容惨白,只觉这话字字珠玑,像是一把刀子在她心里狠狠地戳。但是她只能轻轻地点头,把这一切委屈吞进肚子里。

坤泽羸弱,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一干人又浩浩荡荡的走了,也浑然不问苦童的意见,只有方含情在临走前为他解释了为何他会产生此等身体变化,并告诉他让他出嫁亦是无奈之举,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

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苦童在心头咀嚼这句话。

余下的日子里,只是偶尔有个温家的仆从前来通知报信。无非是婚期定在何日云云,还时刻告诫着苦童到了温家可要守好规矩。

庙里别的僧人现在见了苦童也视作无物,有那么一两个像是常念看到他也就讥笑他两句嫁入将军府了可别忘了弟兄们。真心实意关心过他的也就只有净空法师,安慰他说这是一个沉冤昭雪的好机会,不妨查清怀澜的真实死因,也好还给自己和她一个公道了。

九月三十日这天,果然晴空万里,苦童坐在那方轿子里,今日这净空法师仿若一夜苍老,竟是真的将苦童当做亲儿子养大。

他苦口婆心地拍着苦童的手,濡湿着双眼说了一句:别怪师父我说不了一句好话,但是你可要给我记着,万事皆忍耐,这种权贵世家,我们得罪不起。

苦童也在轿子里苦笑的回忆起这句话,虽这话说的残忍,但世道确是如此。

四名抬轿人闷声不响,抬这骄子摇摇晃晃,苦童几次想知道路程到哪儿了,每次掀开头盖却看不到外头。只是感受到外面的天色渐渐暗沉,苦童竟迷糊的睡过去了。

几个时辰后,一个朴素的小轿从温府的侧门抬进,又踏过几个长廊几个门槛,已经到了庆泓苑。

几人陡然把轿子放在门口,却是吓醒了轿子里酣睡的人。苦童心知这定是到了,赶紧正襟危坐,只看见其中一个抬轿人掀开帘子一角,轻声说道:“主子,下轿了。”

苦童猫着腰出了轿子,天色果真已是漆黑一片。只是却是抑制不住好奇的掀开盖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致,也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声。

他心知这儿是偏室,却也觉得颇为雅致。堂前两边种着两株海桐,被秋风吹得叶子泛黄,庭院却被打扫得极其干净。那飞檐斗拱上坐着两只螭吻,门上挂着两扇竹帘,里面映出些许火光。

门前守着两名丫鬟,一名仆从,似是这才见着苦童,看着他掀开了盖头更是骇得赶紧阖上了。说了句见过主子却都没等苦童做出什么反应,便急匆匆拉着他就进了屋,说是二少爷等急了,再不来可就得走了。

求之不得。苦童在心里腹诽,却也只能顺从。

进屋后便被这满屋子的烛光映得暖和起来,可是除此之外,苦童还闻到一股难闻的气息。

酒味。

苦童想起来庙里曾经住着个酒鬼,整天不修边幅的吃吃喝喝,头发乱糟糟也就暂且不提,肚腩都像怀孕八月那么大……这么一想,苦童不禁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夫君”心升嫌弃。

这俩丫鬟把自己放在床上坐好后就转身离开了,还不忘把大门拉好,一下子就让房子里安静下来。他听见一个咕噜灌酒地声音,而后传来一声声虚浮的步伐,向着他走开。

苦童抓紧了一旁的锦被,心脏也砰砰的跳,竟是莫名其妙的慌张了。

这人丢掉手上的酒壶,又听到衣服窸窸窣窣的摩擦声,苦童猜测他该是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忽然眼前的那方地上出现了一双脚,苦童的心脏也快跳到了嗓子眼。

不知为何,他骨子里就是害怕温家的人,这个从未谋面的也不例外。

温怀舟一把掀开了面前这个少年的盖头,被逼成婚的怒气即将就要溢出胸腔,却在看到面前此人的的脸怔愣了。

即便他现在喝了整壶的酒,也依旧能辨别出此人容貌一绝,那双眸子,那张唇,还有右边眼角的浅痣……当真像极了那个人。

温怀舟喃喃地唤着一个人名,说罢居然还扑到苦童的身上了,他当下骇然,却也没有推脱,反倒是侧耳朵倾听温怀舟所唤名谁。

“白涟……”

苦童这下才听得清了,在心底暗自记下了他的名字。解决完自己的好奇心,这才分心瞧瞧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即便一向不论美丑的苦童,也不禁多看了两眼。面庞棱角分明,虽然此人眉头紧锁,却算得上乌黑浓密,鼻头高挺,薄唇微微吐气,竟是靠在苦童肩上睡着了。

这是一张极为标志的薄情脸,竟也生的颇为俊俏。

苦童茫然地盯着肩上这人,除了得出这个结论以外,还让苦童多了些异样。

这人,怎的有些面熟……

但是苦童向来不会深究其因,下一刻,这一闪而过的念头便被苦童抛之脑后了。他小心翼翼的将此人放倒在床上,虽就这点功夫却也让苦童汗流浃背。

也不知这人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重……

苦童暗自摇头,自己脱了衣裳便缩在一边,竟是没有挨到温怀舟一分一毫。他从未睡过如此舒软的床,这新婚夜便是翻来覆去过去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初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苦童的脸上。他迷糊地睁眼后发现身侧的床铺已经空了,苦童下意识摸了下一把身旁的温度,估摸着此人离开已久。

他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没有面对那些尴尬的场面。

适时,两位丫鬟敲了两下门便兀自进来了。两位丫鬟生的也是不错,一个俏丽一个恬静。那位俏丽的颇为活泼,进来后眼睛就笑成一刀弯月,还说着自己名叫燕英,也不管另一个是否说话了,抢先介绍那位恬静的名叫燕华。

苦童木讷的点点头,良久后又忙向她们介绍自己……

两人却笑着打断他了,她们自然知道主子的名字叫什么。又说现下要帮苦童更衣洗漱,吓得苦童赶紧摆手说不用了。

苦童并不知晓宦官世家那些锦衣玉食的公子小姐们都是被仆人伺候长大的,只觉得两位女子为自己宽衣解带有悖常理,便让她俩不用伺候自己,出去候着便是。

两人面露迷惑,但是主子既然如此说了,便只得照做。苦童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脱掉了,又从柜子里挑了一套低调的衣裳穿在身上,这料子舒适服帖,且做工精良,从未穿过这般好看衣服的苦童动作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弄脏。

而他此日清晨,便是要给那日差点烧死自己的温夫人敬茶。

延伸阅读

陈地嘉人善酒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pl0n.shtml
陈地嘉人善酒依托强大的研发能力和创新的黄酒生产设备、检测设备,生产的“子陵滩”品牌黄

优衣潮品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yxm0.shtml
优衣潮品女装是深圳市龙岗区优衣潮品服装厂旗下服饰,总部是潮流女装针织衫、连衣裙、牛仔

路逸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dzxs.shtml
路逸导航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国迈通科技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品

管博士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n0zt.shtml
淮安市智力管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研发、制造、销售:PPR冷热水给水管及配件、PP

爱家凌丰水漆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9eu.shtml
爱家凌丰水漆隶属于杭州凌丰涂装有限公司,座落于美丽的西子湖畔,一直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

泰利达绳带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g5e5.shtml
生产各类圆扁电脑提花带、手机挂带、鞋带、棉带、尼龙带、丝绳、PP线绳、纽绳、针织、橡

章兴塑胶玩具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xqme.shtml
章兴玩具厂位于广东汕头澄海区。自2000年创立以来,始终坚持以市场需求为主导,以产品

霍尊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aoyh.shtml
霍尊玉石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产品质量,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赢得了

金顺模特衣架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xtrb.shtml
深圳市金顺模特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重量级模特儿道具于一体的厂家,拥有十几

木鼎记加盟  http://www.kncsoftware.com/dcy9.shtml
木鼎记餐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莆田市涵江区木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神修炼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下午6点更新第六章,感谢新书上传第一天大家的支持,作者这里拜谢了。**********************************罗成吩咐仆人把演武厅打扫了,请武安福到里面喝茶,武安福跟罗成来到内堂,有仆人送上清茶细点,两人早打得累了,喝着茶吃着糕点,讨论起枪法来。聊了一会,罗成越发觉得武安福不

  • 借火惊逢皇甫

    你去开那门,我给你断后。”这话说得极有怂恿之嫌。为加强他的勇气更是给自己壮胆,我从角落里抄起拖把。“你拿拖把干啥?”交警半惊半疑地看着我,“真要去开那门?”“我说交警同志,你好歹也算个人民公安,当遇到犯罪份子时不挺身而出对得起党多年教育和人民群的爱戴?你头上戴的是国徽,拿得工资是人民上交的税收,此时

  • [综影视]男神用来抢之沉默的大佬(5)

    第二天早上,李明远起的很早,早上四点半就起来了,因为今天是他妹妹李明慧要去上学的日子。之前他们家是住在市区的,地段不算好,但也不差,距离学校也近,只是家里出了这些事之后,就暂时请假了几天,今天是周一,要重新去上学了。拉着睡的迷迷糊糊的妹妹起来,简单的煮碗面条就去外面坐郊外公交车了。将李明慧送去学校,

  • 这个大唐太子有点怪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5章临时撤了别人的角色,自然得给个解释。松亭是在赶来拍戏的路上突然发烧昏迷,入住的医院离外景地不算很远,剧组便派了几个人去医院探望,顺便当面说清换人的事情。他们到时松亭仍旧昏迷着,助理说退烧针已经打了,但是还没起效。“你们来得晚了点,没瞧见刚才那场面。一开始给亭哥测体温,居然测出个十几度来,一群护

  • 海贼王之参谋总长在线阅读第7章

    “唔……”脚踝处的清凉让米苏溪醒了过来。睁开眼,周围陌生的装潢。这里是哪里?米苏溪还没缓过劲来,脚踝处的舒适感让她惊喜。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用力适中的给她按摩着红肿的脚踝。“你醒了?”清冽**的嗓音传来。米苏溪看请将自己的脚放在腿上按摩的男人,震惊的睁大了双眼。“你怎么在这里!?”米苏溪小嘴微张,小

  • 当时年少春衫薄今昔

    哪吒姬叔琨把那半樽残酒从右手换到左手,利刃般的目光倏然射过来。这样的眼神我见过不止一次了,从初到西岐迎战张桂芳那天开始。凭借莲花化身破了呼名落马之术,被师叔题了首功一件,随后跟师叔去见姬发。听他褒奖本来无趣,正巧散宜生大夫也来会同他们商议政务,师叔便让我一个人回相府去。转过两道回廊,面前闪出一个人影

  • 晚三春在线阅读第5章

    尽管苍睿不想娶凤妖娆,也因为忌惮秦国公府不敢表明出来。所以只能暗中骗凤妖娆去迷雾鬼林,说是自己受伤了,需要迷雾鬼林的百年灵芝才能治得好。可是,她怎么会有这些记忆呢!她记得,方才在触碰到风妖娆的时候,便失去意识了。可是现在,她不止会有属于凤妖娆的记忆,心中还感觉到那一股属于凤妖娆的仇恨在弥漫,叫嚣。如

  • 综漫:开局成为圣教主夫君之情窦初开的霜儿(10)

    上线。第一件事自然是打开好友排行榜,就俩人,霜儿已经21级了,就连那只蠢猪也已经到达了19级,看看自己15级的可笑等级,我好生无语,但是让我兴奋地是霜儿到了20级,就能学会开锁技能了,我抓紧密了一下霜儿:“哈喽”“hi,哥哥有事么?”双耳那边不是传来噼里啪啦的生硬,看来是在打怪“那个,你在哪呢,我去

  • 我28岁魔法学徒之节目播出(9)

    “今天还顺利吗?”结束了第一期的录制,沈飞来接白淼回家。路上,沈飞观察着白淼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道。节目不是直播的,因此他根本就看不到白淼跟郎傲的相处情况。事实上,他最想问的是“你和郎傲相处还好吧”。“当然。”白淼点点头,右手握拳在沈飞面前扬了扬,“我和奥莉弗的队伍非常强大,我觉得很有希望打败郎傲的

  • 超神学院之永恒之光第四章

    第四章北堂墨染走后去了太医那里,拿了写能减轻伤口疼痛的药给空青送去。走到空青门前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空青的自言自语的嘟囔声。“诶哟,这伤怎么还没好,痛死我了想哭。。。今天走好多路好累说不定能瘦嘿嘿。。。这里都是骑马我要不要学一学?啊,在这里感觉自己好废啊!!!!这里能学轻功吗?学会了还能炫耀一番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