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傲世武尊在线阅读潜龙遗尘

作者:冬瓜太郎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东郡不似桑海繁荣,而是寻常的城镇模样,因为置郡早,人烟也不算稀少。

影密卫在城外稍事休息整顿,之后打算直接去驻军处而不在镇里逗留。

章邯与闫颂对视一眼,默契远离了人群。

“章邯向陛下呈报了近月的消息,认为不仅是六国余逆作乱,还有来自帝国内部的隐患。陛下给我三个月时间查明,给他一个答案。”

章邯负手而立,声音低沉,应是不停赶路未曾休憩,眼眶下还蒙了一团阴影。

“权力的交织与对抗,陛下也终于看累了啊。”

闫颂眺望着无边的树林,一双金瞳隐在盔下晦暗不明。

“章将军也意识到了吧,罗网之中分派复杂。那日我从鱼腹中取出的布帛便是从罗网传出的密信,罗网已经知晓我的行踪了。”

“我这一颗头颅,可是能让一个下级杀手直接升到天字级。这次,罗网也下了好大的手笔啊。”

章邯一愣,攥紧了拳,喉咙震颤,一字一句从齿缝间挤出来。

“罗网真是好大的胆子!奉常大人乃是帝国重臣,他们这是明目张胆作乱!”

“罗网是杀器,不是壁刃,有利益便能为之所用。当年,庄王能从邯郸回到秦国,也是得益于吕不韦收拢罗网。”

她却没有任何愤懑,悠闲地与章邯闲谈。

“章邯定会护佑大人安全!”

闫颂转身将他拱起行礼的手摁下,顺带止住了他的话头,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章将军以为,罗网为何要杀我?”

章邯背脊一动,不解地看向她。

“应是罗网怀有异心。”

“不不不,章将军你再好好想想,你令人调查我,应该知道,我曾担任过公子扶苏之傅。”

“章邯......”

“将军不必如此。颂如何知晓将军的动作?是因为我也调查了将军。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也需要知道将军是不是值得信任,想必将军也是这么想的。”

闫颂背着手,踩在枯叶上,引起“咯吱咯吱”的响声。

-

“春日大祭的刺杀,农家神农令现世,还有大人行踪的泄露。”

“都指向了扶苏公子。”

影密卫送来消息,章邯以手势暂停谈话,听完了报告才回到这端,闫颂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罗网应该还不知道我具体的行动,只是得到消息我来到了东郡一带。我不问朝世已久,正逢扶苏被流放之时归来,在他们看来就是为了帮助公子扶苏。”

“我有一条计策。”

章邯看她的金瞳焕发出异样光彩,心里也有些好奇。

“大人请讲。”

“藏身于农家。”

“既可掩人耳目,还能探查线索,岂不是一举两得。”

“确实精妙,虽然罗网已经渗透农家,但是他们也不会想到大人会隐藏在农家。只是,不知大人想去哪堂?”

章邯被她的回答一惊,稍一细想也有几分道理。

“神农堂。”

“朱家?”

“也算是私心吧,我有一样东西想和他讨要。”

闫颂望着薄云流动的天空,弯了弯唇角。

“既然大人已有计划,那章邯就不多言了。大人务必小心,我会派人接应。”

-

车队即将启程,闫颂上了马却调转头面对着另一个方向。

“在下有任务要去完成,章将军就托付给晓梦大师了。”

晓梦车辇的锦帘被风吹开,她端丽的脸上面无表情,捋了捋拂尘,语气冷淡。

“他,与我有何干系?”

“章将军护送大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晓梦大师若是心情不错,就帮着照看照看他。”

“唉!”

晓梦没有再听她巧辞,直接拉上了帘子。

闫颂无奈耸肩,对着章邯挑了挑眉,而后拉动马辔绝尘而去。

◎◎◎

东郡附近,柴新村。

闫颂裹着麻布斗篷,翻身潜入了村落,轻扣了扣木窗,稍许窗户从里边打开,她轻步跃入,身影灵动。

日光从缝隙间溜进来,照在暗处的人身上,他不满地挪到了暗处。

闫颂放下手中的物什,打开了桌上的盒子。

夜明珠的冷光瞬间照亮了房间。

“沧海亦有泪,遗尘到人间。这便是遗尘了吧。”

“是,殿下。”

闫颂看了看隐在暗处的人,他一身罗网打扮,却掩不住脸上狰狞的疤痕。

“这么多年你还是改不了这个称呼啊。算了,随你吧。”

“当时接到您的命令之后,我命赵部留下了它,一直放在咸阳赵甫家为饵。不久前,鱼儿终于上钩了。您想的没错,真正的东西在盒子里。”

男人声音嘶哑,说话断断续续,显然不常开口。

“季布是吗?将芈涟送出咸阳之后,就是他偷偷来接应的吧。”

“是,最后芈涟接受了朱家荫蔽,藏身于东郡的醉梦楼。”

闫颂左手背在腰后,右手托着夜明珠上下摆弄,在屋子里盘旋着走了两步。

“昌平君这个老狐狸,到死也要捎我一遭,真是丝毫不念往日朝侍情谊啊。”

“不过,他也是聪明。借我之手留下此物,然后让他的亲信盗走。”

“那物有何秘密?”

“他死之前留了一封信与我,那盒子里有给陛下的一封信。但是此物精巧,只有他认定的人才能打开。”

“现在你该想到其中内容了吧。”

闫颂撩了撩布裹,里面除了装有夜明珠的盒子,还有她要的其他东西。

“昌平君居然查到了殿下的身份?可是秦王不是知道殿下出身了吗?”

“陛下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可是牵扯甚深。”

“而且,万一他在那信里给我泼脏水,加重我与陛下之间的嫌隙。到时候朝堂纷争,君臣不齐心,他楚军再犯,不是坐收渔翁之利?”

“另外,我也想看看,他给他的亲信们留了什么好东西。”

幽光森然,闫颂将夜明珠放回盒子里,取出笔和布帛写起信来。

-

“此次你回咸阳,赵高有何吩咐?”

男人听她言语,瞬间半跪下来,拱手垂头。

“属下有罪,因为接到罗网消息赶回去,不小心让旁人泄露了殿下行踪,虽然我已经杀了他,但是消息还是送了出去。”

“这等小事,就别告罪了,我还是好奇赵高召你回去有何要事。”

闫颂瞥了他一眼,示意无碍,而后蘸了蘸墨汁继续书写。

“令我暗杀蒙毅。”

闫颂手一颤,一滴墨汁在布帛上晕染开,她立即反应过来,勾着未干的水墨划出另一个字。

“扶苏被流放,赵高的胃口就膨胀了啊。”

“保护好蒙毅和陛下,这么久委屈你了,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你是谁的人了。”

“属下受君上培养,此命便是用来护佑殿下的。”

闫颂起身将他虚扶起来,拨了拨他有些歪斜的斗笠。

“伯父之恩,颂无以为报,唯有你能畅意余生,才不枉我与伯父所愿。”

“殿下......”

“你要好好的,沈贤。”

“对了,萧定和留儿姑娘呢?”

她摘了头盔,穿着影密卫的衣服,身姿挺拔。念想着廖沈贤能安度余生,便想起了除她之外,与他还稍有联系的二人。

“萧将军拿着信物去了上郡,楚姑娘......也随他一起去了。”

闫颂拍了拍他的肩头,一脸关爱。

“本以为留儿姑娘为你疗伤,能促成一段姻缘,没想到让萧定这家伙抢了先。”

“殿下......楚姑娘是医家人,泽济伤患自有医者仁心,况且是萧将军从东胡人手中将她救回来的。”

“行了,不打趣你了。”

“萧定是我副将,随我征战多年,对付狼族也有一套本事,而且他与蒙恬是旧相识,二人也能同心护卫公子。再者,狼族处地多有异域奇毒,留儿姑娘跟着,我也放心了。”

闫颂转身,看着桌上晾着的布帛上面字迹已经干涸,便将其叠好,连带着装着夜明珠的盒子一齐递给一旁的廖沈贤。

“那么,最后帮我送一封信吧,和这个盒子一起。”

“送给农家四岳堂堂主,司徒万里。”

“我希望这件事只会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

廖沈贤带给她的布裹里除了夜明珠,还有楚留儿为她调制的各种药、一包银针,以及一张皮质面具。

铜镜里的人容貌清秀,但是眼尾已经有了细纹,闫颂在自己脸上均匀抹好特殊的药物,以防面具的侵蚀,而后细心地一点一点将它贴合皮肤。

因为只是泛化描摹的兽皮面具,她的脸显得有些粗糙。但是当她用细笔浅浅勾勒眼角和鼻翼,再用药物将边角贴合无隙,喉间换了新制的突起,倒在镜中映出了少年人精气十足的样子。

-

司徒万里应约来到了这个偏僻的村落。

这里人迹罕至,但是远处还是能看见有人在田地里耕种,他抬起手屏开了众人,独自向里面的一处木屋走去。

屋里很暗,但是桌上微亮着光,他靠近瞥了一眼,是名剑云羲剑鞘上润亮的东海明珠。见到此剑,屋里人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传闻秦王嬴政为了锻造一把能与天子剑“天问”相配的祭祀之剑,特地令人去东海深处寻了珍贵的明珠,剖开装饰在剑鞘两侧。

后来这把剑被赐予了帝国奉常,义青侯闫颂。

“不知贵客至此,有何指教?”

他拱手行了礼,闫颂背对着他站起了身。

“我想与司徒堂主做个交易,借您的地盘栖身一段时间。”

“不知见面礼可还喜欢。”

闫颂声音清亮,压低了则显出几分威严。

“夜明珠太过贵重,司徒不敢收。”

他从怀里掏出盒子,垂首端端正正托在掌心递出。

“司徒堂主是不喜欢这见面礼?”

“那荧惑之石怎么样,我觉得司徒堂主可不像是没有想法的人,对于侠魁之位应该也有自己的计划吧。”

“这......”

司徒暗中转了转眼珠,脑子迅速运转,思考着这太过盛大的*局。

“阁下想必不只是需要栖身之处吧。”

“司徒堂主与朱家一道对付其他四堂,可有胜算?”

“再者,就算赢了,侠魁之位也轮不到您啊。”

“但是,云羲在手,帝国士兵都得敬我万分,区区荧惑之石,借君一用又无妨。”

她避开了他的提问,刻意直击其心房,声线飘移,透露出无限的蛊/惑。

-

夜幕低垂,月光悄悄洒进清晖。

闫颂低头清理了下指缝间的污秽,耐心地等待着回答。

她很懂司徒万里的心思,*徒向来利益至上,她喜欢和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却不会和这些人交心。

他们会在利益面前臣服于你,也会在失势之后捅你一刀。

“我与阁下是旧交情,以前的交易都很顺心,今日这场*局,司徒便应了。”

“只是身份......”

不多晌,他便琢磨出了其中的利弊,也划出自己的那份益处开始摆桌豪*。

闫颂点了点头,浅笑应答。

“我早就安排妥了,司徒堂主此行不是来接乡下的外甥吗?”

“你说是吧,舅舅。”

她换了声线,有着专属于少年人的活泼和朝气。而后默默转过身,陌生的脸在月光下逐渐清晰起来,普通又健康,偏麦色肌肤还透出浓烈的乡朴气息。

司徒万里含着笑意,将闫颂推还给他的夜明珠揣到怀里。

“那是自然。”

延伸阅读

易好医学中医养生馆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6iws.shtml
生活方式的变化,加上现代大众所面对的工作压力,使得人们所面对的亚健康也越来越多,加上

wallstreet英语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sz7o.shtml
华尔街英语由LuigiT.Peccenini于1972年创立,意在解决学生围绕英语课

怪车坊汽车保姆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ff4.shtml
怪车坊“汽车保姆”式服务,开启汽车后市场服务的全新时代!怪车坊主要经营汽车洗护、美护

玫瑰至尊珠宝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u71p.shtml
品牌介绍:一支玫瑰、一世情缘---只给懂爱的人金玫瑰(国际)珠宝集团公司成立于200

爱得宝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o8p.shtml
爱得宝便利店隶属于西安爱得宝商贸有限公司,爱得宝便利的截止2012年底,共有门店57

博购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nmlh.shtml
博购毛绒公仔是义乌市博购工艺品商行经销商品,商行是一家生产销售、创意家居、毛绒玩具礼

忽米国际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6xs8.shtml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情趣用品开始浮出水面,性健康

万意达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nm0n.shtml
万意达灯饰是一家集产品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灯饰照明生产和经营企业。公司

太阳树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pz4z.shtml
北京中海良香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绿色健康产品为主的进出口公司,成立于2013年初,

鼎盛进出口贸易加盟  http://www.coloredboergoats.com/x2ow.shtml
鼎盛进出口贸易坐落于北方大港口城市天津,专营各类国产品优名优轴承:哈尔滨HRB轴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浅水西柚镇之临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紧接着的日子,柳文青等是在思虑和担忧中度过的,而柳倚云心里却充满兴奋。八月底,柳文青的师弟宗正南从外赶了回堡,柳文青闻得几大门派并被邀请的各帮会均已动身前往川东三义门,便将堡中事务交由妻子舒月明与师弟宗正南打理,带同三个弟子及爱女柳倚云动身前往川东。一路上,柳倚云是兴奋得不得了,而柳文青却是满怀心事

  • (快穿)猎食记录册,灵识陷落

    两人继续深聊,老头子给子然说明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和鸠摩智口中的基本一样,不过他依然很认真的听了一遍。从老头子口中还得知,这座看似普通的院落其实并不普通,它是依靠老头子仙力所建的异度空间,只有入口处占据了一点灵幻之境的地方,并且这点还被伪装过,别人从外面很难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一定进的来,是隐匿身形,

  • 难言之孕之我们离婚吧

    “表哥,你还跟他们说这么多干什么,A级觉醒者可以随意杀人,只要不是大肆屠杀,是不会有问题的,杀了他,他敢调戏嫂子,是咎由自取!”在林琅身后,唐雪冷笑着,回想着之前被许墨吓住的一幕,就恨不得立即杀死许墨。“你还是不长记性,”许墨扫了一眼她,在她眉心,同样看到了一团黑气。和杀马特少年的黑气浓郁程度差不多

  • (综)求而不得在线阅读过气影帝冷暗卫

    绿意满山,阳光从半掩的窗帘中照进宽敞的客厅内,明暗交映,如一幅静止的油画。奶白色的沙发上,蔺景行穿着熊猫睡衣怀里抱着平板,百无聊赖的刷新着最新的**新闻。他翘着二郎腿,身子几乎要跌到地上,可谓是形象全无。任何一个人见到蔺景行这个模样,都无法将他和**圈中红透半边天的双料影帝联系在一起。“《蔺去云来,

  • 穿成圣母文中女配在线阅读第7章

    她悄悄的侧过身,然后伸手沾了一点放嘴里。丫的!甜的!这根本就不是血,而是一种剧组里常用的假血浆,因为含有蜂蜜的缘故,所以尝起来是甜的。瑶瑶想不明白了,这韩羽到底想干嘛?用这种假血来吓她,目的是什么呢?想了半天她都想不明白,看来只能先装作不知道,然后看看他究竟想干嘛。于是瑶瑶把手里的纸巾处理掉,转身一

  • 我!逆袭全靠舔之四圣兽古法

    第二天清晨白君赫早早的起了床,心里对昨晚的事仍是心有余悸。“算了,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也无须担心,今天是我正式成为武者的日子,一定要调整到最好的状态。”穿好衣服,他自言自语道一个丫头快步走进房门轻声道:“少爷,老爷在房间等您呢您快过去吧。”“好,我知道了。”将军府的前厅内,白虎坐在虎头椅上,身穿战甲

  • 末世生存危机在线阅读第七节

    余秋把周晴他们家的事情解决了之后便自顾自的回家了,回家前他留下了一个卡号,他相信以周晴他们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赖他的帐的。果然第二天余秋的卡里就多了一笔钱。“卧槽!没搞错吧”清晨,余秋起了床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有一条短信是银行发来的,心想应该是周晴他们把自己的出工费打开了,果然他点开短信一看,

  • 穿成残疾男主怎么走剧本?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九节

    “你们...是有特异功能吗?”憋了许久,老高的妻子还是问出了口,其实她本来想问对方“你是佛祖座下的龙女吗?”不过因为刚才的画面冲击力有点大,佛祖应该不卖蛋筒,她下意识就把话憋回去换了另一种说法,却不知道她差点踩到真相的皮毛。老高:“是啊,姑娘你一看就是有本事的,只是,不知道你想要和我们要什么呢?”不

  • 甜味饲养员之霜绪宫里百年情

    和骆盏溪分开后,管箕这才想起自己并未和漓灀约好在哪见面,顿时悔得捶胸顿足。于是,在这百年也难以一遇的华灯之夜里,管箕找遍了骆庄王宫里她可能待的所有地方,也并不曾看见她那纤细却自带洒脱的身影。夜里的秋风渐起,紫衣女子就这样趴在栏杆上任由睡意袭上心头。她均匀的呼吸声也随之传到了他的耳边。黑衣男子转过身,

  • 长亭别之公道在线阅读第2节

    “你似乎不怕我母亲。”稚嫩的童声从身旁传来,我尴尬地转过头,不是吧,这么巧。面前的逆卷礼人大约也就五六岁的样子,绿色的眸子清澈得如婴儿一般,完全没有他长大之后不同常人的戏谑影子。“我……”小少爷,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怕她的?我这心惊胆战的表现得还不够明显,我干笑几声,“不是,太太有什么可怕的。”逆卷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