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神学院之帝临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霁夜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是105号,组织里上千上万个平凡无奇的成员中的一员。说不上舍己为人,但还算兢兢业业。

今天的我照例地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只不过边上轮班的人从60号变成了一个讨厌鬼。我看了一眼33号凑近了的那张满脸胡茬的大叔脸,翻了个白眼,问:“您有事儿吗?凑那么近。”

“没事,就是看你似乎闲得慌,所以来找你聊会儿天。”对方笑嘻嘻地退开了点儿,背着手说。

33号那十足的笑面虎样,让我第一次的有了想伸手打笑脸人的冲动。我停下了抠手指的动作,学起了林绪的假笑:“不闲,不聊,滚。”

只是大概学的不像,33号冲着我扑哧一乐,倒打一耙地骂我虚假。

等他笑够了,他才撑着腰开口:“哎,60号不是说你每天都端坐在时间舱前看故事的吗?今天怎么不看了?我还听听你的观后感呢,结果你就跟个小学生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这儿。”

我心说:不就是因为边上坐了你这么个烦人精我才不看的吗?不仅要防着你跟上面告状,而且还要在你面前憋着情绪,不然指不定能落下多久的笑柄。与其这么憋屈,不如忍一天。

但是话到了嘴边,最后只汇成了一句给搭档正名的话:“60号才不会嘴碎得到处宣传这种事。”

33号又扑哧一笑,想伸手捏我的脸,但是被有所预料的我给打开了。他嘶了一声,说道:“你这下手可真重。”说着,去给我看他手上红了的那一片。

只是我的心里刚泛起一丝愧疚,就被对方羞辱人似的话给击退了。他说:“算了,看在你还小的份上。”

“我可比你来得早。”我咬牙切齿地喊道。我猜我当时的脸应该是通红的,只不过是被对方的话给气的。

33号没怎么把我的话当回事,摸了根数据做的空气烟,叼在嘴里反问我:“那林绪比我来得还晚呢,他不是也照样整天把你当孩子似的哄?你怎么没意见?”

我的反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33号的话就自顾自地接下去了:“年龄这东西,只有死前的那段日子是算数的。”

他吐出一口空气,含糊不清地说:“死了之后,即使是像我们这样有着实体地过着日子,但到底只是一具又一具忘了生日,没了家人,不能再长大了的尸体。早就不算活着了。”

我沉默了一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记得60号说过33号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最后只好装作嫌弃地吐槽了他一句:“你别换一天班的,还给我整出伤春悲秋那套啊,我会揍你的。”

33号轻笑了两声,颇有仪式感地掐灭了数据烟之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其中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我为自己的过分贴心气闷了一瞬,憋着气地说:“等60号出差回来,我就带着他上你那儿揍你去。”

33号的嘴角勾着,回应:“60号可不是那种会随意违规的人。”他停顿了片刻,突然眯起眼睛说,“而且60号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

“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

33号摊了一下手,顶着张四十来岁了的脸,装无辜地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虽然60号看着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他已经在这儿待的已经够久的了,也该回收了。”

我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33号笑了一下,说:“我跟你说真话呢,你还不爱听。说不定从明天开始,我俩就是固定搭档了。”

他摁住我搭在椅子上手,大概是怕我会暴起揍他。他笑着问我:“你就没想过,在你来之前60号的搭档去哪儿了吗?”

我在脑子里搜索了半天答案,但最终是无解。我的心凉了半截,突然觉得有些鼻酸,不知道回收的另一头是什么。我低头骂了一声:“垃圾60号,居然连再见都不跟我说一声。”

“因为他知道即使是说了,你俩再也见不到了……”33号说。我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许他再说下去。

对方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在我松了手之后,又盯着我的脸感慨了一句:“你还真的挺情绪化的,不过没掉眼泪就行。”

我气闷地不理他,居然也真的信了从今天开始,可能每天都要和他朝夕相处了的事实。

我和33号在原地僵坐了一会儿,直到时间舱发出了结束的提示音。我把3015号的意识盒子从机器里取出来。33号突然问了我一句:“哎,你知道你现在气鼓鼓的样子像什么吗?”

我垂着眼皮,头也不回地问:“像什么?”

33号语含笑意地回答:“像是我之前混不吝的时候,骗一个同学家的小孩子说,从明天开始,我就要给他当爸爸了。而他爸爸要去给别的小朋友父爱时,那个小朋友瘪着嘴要哇哇大哭的样子。”

我把盒子放回到架子上的动作一顿,转过头冲他挥了两下拳头:“别瞎占我便宜。”

对方笑了一声,没接话。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大夏天的,却连只蚊子叫的声音都没有。

33号突然开口道:“其实我就是逗你玩的,咱们这一行吧,除非自己不想过了,不然就是想回收也没地方回收。说不定今天的太阳都还没下山呢,60号就回来了。”

我承了33号想安慰我的好意,但是没信。因为他刚才的语气远比现在认真的多。

33号大概没辙了,岔开话题地给我讲组织里的八卦。从程简的乐队女孩,讲到了林绪的故事。

他说:“林绪刚那啥的时候吧,你好像还没在总部,89号也还没退休去当老中医。我那会儿吧,也就是个跟着89号后边学习基本操作的一个跟屁虫。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林绪那会儿的编号是1719号……”

我做了个停的手势,打断他:“等会儿,林绪之前不是947号吗?”

33号停顿了一会儿,又掏出了一根数据烟,说;“不是说的他现在的编号,而是说的他作为意识被存放在盒子里的时候拿的号码牌。”

“那会儿负责管林绪的是296号。”33号,或许是我怕记不清,还特意补充了一句,“就是把林绪领进了划水派的那个小老头儿。”

他说:“296号那人也喜欢往外发传单,搞愿者上钩的那套。而他发出去的传单一到林绪家长的手上,对方就马不停蹄地赶过去了。只是在林绪和他们在时间舱里见过一面之后,他的意识还是好端端地在那个盒子里装着,执念不跌反升。”

第一次听说林绪从前也是一个意识盒子的我,有些无法把现在无欲无求的人,和那些在储物柜上待好几年也走不掉的意识盒子联系起来。

我哑着嗓子地问:“为什么?他等的那个人不愿意来见他吗?”

“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33号说,“林绪等的那个人比他死得还早。他知道,但是却不甘心,还是想再见那人一面。但这本身就是悖论,除非能把两个盒子都放进时间舱里玩个对对碰。”

“但是对方没等他,就了却执念地离开了是吗?”我问,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是预备上台表演胸口碎大石的人,心揪得厉害。

33号叹了口气,没说是还是不是,只像是摸狗狗似地摸了一下我的头,以示安慰。却还是继续地往我的心口捅刀子。

他说:“就这还是我296号从林绪的记忆里翻山倒海地找到的——他把和那人相处的点滴都埋在了记忆宫殿的最深处。”

33呼出一口气,故作奚落地嫌林绪傻气:“那人死的时候,林绪还去参加了对方的葬礼,一句话没说的就在那人的墓碑前稀里哗啦地掉眼泪,差点就把自己带去的花都给打蔫了。”

说到这儿,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摊手:“这不是296号实在没辙了,跟89号一合计,给Z先生上报了一下情况,就把人给招进来了。”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觉得自己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莫名地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心说,就我难过的这个程度,起码活着的时候得暗恋过林绪吧。

只是我却笑不出来。说实话,不知道今年是我在组织里待着的第几个年头了的我,已经太久没看见人掉眼泪了。

明明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同事从我的身旁路过,但他们要么是面无表情,要么就是沉默寡言。就连开怀的哈哈大笑的时候都很少。

33号和程简已经算是其中的特殊人群了,但是我也从来没见他们的眼睛里有过眼泪。

60号也是。年会上看的我心塞了十几回的电影,他的表情却没变,照例地按着节奏地吃着盘子里的点心,还看着我手边上的空碟子,问我需不需要他出去帮我拿点儿。

除了我之外,似乎没有人关注电影里的男女主角的后续发展会如何。

而我唯一看见过有人掉眼泪的情况,也都是隔着个屏幕的,仿佛在观看电视剧似的看着时间舱里的人哭。但是不管身为观众的我有多难过,我的眼睛也是干的,挤不出一点眼泪。

也只有在那种时候,我才会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些人,和那些真正活着的人是不一样的。

正因为如此,我更加地无法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夸张描述,和仿佛已经把得体的微笑纹在脸上,因为情绪波动值远小于我们的平均数,而总被Z先生表扬的林绪联系在一起。

“你说的这件事,是真的吗?”我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33号,“你待会儿要是又改口说是逗我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动手揍你。”

33号大概是没想到我反应那么大,他在怔愣了一瞬之后反问:“你是真不知道这事儿啊?我还以为在林绪前头来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

他颇为唏嘘地补充:“至少这事儿程简和L他们都知道,60号应该也知道。我一直以为,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人只有林绪自己。”

“他等的那个人,是那个让他在S镇开年糕店的人吗?”我问。

33号点头,两只手交叉地垫在后脑勺下边,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了我一句:“林绪好像现在还等着呢吧?”

我点头,然后就像是个自虐狂似的,明明知道问题的答案可能会让自己难受,但还是像个十万个为什么地追问道:“你……知道林绪的名字是怎么想起来的吗?”

33号瞥了一眼,吐出一口浊气,我照着时间舱里的放的,脑补了呛鼻的烟草味和缭绕的烟雾。他回答说:“知道,怎么不知道。”

33号眯着眼睛,回忆的匣子就此拉开:“大概十几年前吧,林绪在Y市开了个店。不过那会儿还不是什么炒年糕店,只是普通的小超市。我和程简还老去光顾来着。”

“然后就有一个老人家大老远地赶去Y市,在林绪那儿见完小孙子之后,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把他开了家高科技体验店的事情当了真,转头就好心地回老家跟人介绍去了。”

33号感慨了一声:“但是要么怎么说地球就是个村呢:人与人之间多隔几个,总是都能找到某些联系的。那个消息不知道怎么的,传着传着就到了林绪他爸妈的耳朵里,那俩夫妻一看照片,就对着定位就找去了,装不认识地在林绪隔壁租了个房子,听着林绪叔叔阿姨地喊了好几年。”

“他们就那样迷糊地过完了三年,在不知道林绪的事是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情况,装作过路人地跟他道了别,重新把那个小白鸽放飞到更广阔的天空去了。”

我吸了一下鼻子,问:“他们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去世了那么多年的孩子突然活过来了,而且还是去世时的样子,一点儿都没变。”

33号转头看了一眼我的表情,怅然若失地回答:“要是换成我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觉得撞邪了,远远地看一眼也就落荒而逃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是不称职的家长。”

他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话尾戛然而止。在停顿了一瞬之后才继续说道:“但是林绪的家长和我一样,怎么说呢,应该是看见他过得好好的就觉得很开心了吧。”

“林绪知道吗?”我问。

33号习惯性地弹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烟灰,回答:“知道。老去的容貌会骗人,但是眼睛里装着的感情却不会。”

他说:“那会儿我还在外面跑业务来着,偶尔会忙里偷闲地和程简去林绪那儿喝过酒。别说是他家长看他的眼神了,就是他们看我和程简的眼神都很热烈。”

“就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把我们俩当成是林绪唯二的两个好朋友了的眼神。”33号说着,喘出口粗气,像是做了个内疚的噩梦。

我清了一下嗓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转移话题道:“他们……最后为什么没跟着林绪一起搬走?”

33号没有跟以往那样拍着我的头地纠正我管林绪叫全名的事,只是仰着头说:“我猜是心疼的。”

他说:“虽然他们不知道林绪在跟着Z先生回组织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通过林绪那张咬破了的嘴、他嘴唇上结的那层痂,和他身上磕出来的那些伤,他们总是多多少少能猜到点的。”

33号抬眼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微笑,无奈但是故作轻松的微笑。

他说:“人们不是总说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吗?那么,对于林绪的家长来说,他们就是看着自家的那块肉被屠夫带出去了,然后被片成一片一片的,重新飞回到了他们的怀里。他们不能,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33号看着我,开口:“所以林绪他让L管管你的情绪控制问题也是有道理的。虽然他忘记了他到底从他的家长那儿听到了什么故事,但是强行剥离情绪的时候的蚀骨的痛他总是记得的。”

说到这儿,他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大概是没想到随口的扯皮会把话题聊到这。

33号说:“而我们这些人吧,除了冷酷无情之外,最大的标签就是孑然一身吗?用Z先生的话说就是,一旦我们有了牵挂,就会变得寡断。所以他不允许我们有。”

——“尽管我们之所以能在死后被收纳进来,就是因为我们在生前或许做过那么几件微不足道的好事,但是Z先生还是要把我们的灵魂和□□剥离开来,不允许我们在任何时候心软。”

“尽管他自己活着的时候自己也是个四处奔波地扶贫,和会主动地救助流浪动物,呼吁别人关爱特殊群体的人。但是现在失去了情绪的他,看着我们都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只有守规矩和不守规矩之分。”

33号后来又给我讲了一堆组织里的**八卦,试图盖过了林绪的那个故事给我带来的创口。只不过在我听来都是同款的无趣。

我摸出手机,在某个购物APP上逛了一下午,最后只买了一堆猫零食和猫玩具,打算下次去找林绪的时候给他带过去。顺带着在心里诅咒了半天对方等着的那个人。

33号的联络器响了一声,结果是他定的闹钟。他打着哈欠地站起身来,问我晚上想吃食堂的什么菜,我回答了一句随便:“只要是二号窗口的套餐就行。”

对方应了一声,伸着懒腰地往外走。而直到他走了得有小十分钟了,我才想起来我忘了嘱咐他要重辣。我懊恼地低下了头,觉得今天诸事不宜。

又过了十分钟。一杯冰镇的奶茶贴上了我的脸颊,我抬起头,恰巧和60号的视线装了个正着。

他说:“懒得绕路去食堂了,就在外面的餐厅给你点了份餐。”然后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盒麻辣香锅,一盒酸菜鱼,还有一盒宫保鸡丁。红红的辣椒在上面裹着。

我在那个瞬间突然有点想哭。一时不知道是该先吐槽对方能拎着这些塑料盒一路走回来,却懒得去对面那栋楼买晚饭,还是该告状33号今天又是骗我说对方回不来了,还带讲林绪悲惨故事的。

我最后只仰着头地问了一句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你前搭档现在去哪儿了?”

60号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他盯着我的眼睛反问道:“你不知道我的前搭档是33号吗?”

延伸阅读

智森绿色整装生活馆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s7g4.shtml
智森绿色整装生活馆低调奢华,让生活充满温馨。沙发采用皮跟布的结合,皮的质感搭配布的温

龙骑士电动车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sqpk.shtml
深圳龙骑士电动车有限公司是从事电动车的研发和运营的高科技企业,公司以科技创新为动力,

高斯缇慕皮草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gr0g.shtml
高斯缇慕皮草是皮衣、皮草、手套、帽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八宝春酒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6pp1.shtml
安徽老家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创立于1999年(前身为1956年创建的原国有铜陵市酒厂),

龙纹鲫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a0hf.shtml
龙纹鲫渔具总部是渔具、矶钓竿、台钓竿、海竿、手竿、远投竿、打窝竿、路亚竿、阀杆、抄网

西安外远驾校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gtzl.shtml
暂无

立高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dhy2.shtml
温州市立高工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坐落于温州市潘桥街道的实力型企业。公司是一家从事设计

依奈秀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d1w1.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1年06月13日品牌介绍:依奈秀主营:饰品、头饰、等产品.我们的

川炭烤鱼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usc6.shtml
川炭烤鱼采用炭火烘烤的方式制作烤鱼,精选优质新鲜活鱼,使用秘制调料、采用传统烤、炖等

苏果超市加盟  http://www.frommetoyoustories.com/smal.shtml
苏果超市有限公司创立于1996年7月18日。它的前身是江苏省果品食杂总公司。“苏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焚天狂神在线阅读第六节

    林木和林嫣然说完话后,带着林嫣然和林天泽兄妹去村后的山上采药,林嫣然背着药篓跟在他们身后,注意着他们采的药,边细看看那药的样子,边听着林木的话。林木一边采药一边考着林天泽药品知识和药理,林天泽都对答如流,林林嫣然在佩服自己哥哥的同时,也在脑子里记着。过了一个时辰,他们找了个干净平整的地方休息,林嫣然

  • 蜻蜓与蝙蝠之活在哪都不省心啊!

    夜已经很深了,雪一直再下。“疼啊”,“真的好疼啊!”,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只感到疼,感觉自己不住的往上飘去,一直往上飘着,周围漆黑一片,没有光,只有冷,只有疼,别的什么都想不了,大声嘶吼也听不到声音,他下意识的认为这是要死了吧!可死是一种解脱,怎么这么冷?这么疼!他想不明白,也想不了。仿佛过

  • 关羽的混沌人生在线阅读第10章

    估计她是看出了我的镇定是强装出来的,于是一把抓过我的手,猛的拍在她高耸上。确实她比老婆的大多了也软多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实在是再也无法忍受。我不争气的就像一一座将要喷发的火山,在王兰的辅助下,“砰”的一声,爆发了……我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身体里的那股狂热也慢慢退去。王兰失望的看着我说:“什么呀?

  • 神级唐僧之一统三界抢怪被打劫

    “正好现在有空,去试试看,这个袜子的功效如何。”吴一凡拿起了山贼头子的锤子,向离自己最近的练级点走去。“大极雪山,怪物等级160——180。适合160级以上玩家在此练级。”大极雪山是离新手村最近的高等级练级点了,现在玩家普遍等级都只在130——140。160级的地方很少有人去。不过这样,吴一凡正好可

  • 谜之第九章(9)

    “老三,今晚还要请你帮我和这老天做个见证。”“哦,这到稀奇了,人与人之间作证我到是常见,这人与天之间还要作证,我这是头一次,说吧,怎么个做法?”“我这一生脾气虽不好,却也不曾害人,与人相争,能退一步我绝不站着不动,怎奈这郭自强处处相逼,我实在忍无可忍,今日我便要毁了他的子孙道,让他从今日起便绝了子嗣

  • 剑歌鸣在线阅读第4章

    刘奚带着月柳离开了雅哈王妃住的小院落,来到昨天他们相遇的那个水池旁边。月柳目光望着小王爷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迫人气势从他的身上流露出来,但对方的眼睛中又透露出柔情蜜意让她的心将要融化。她与小王爷靠得有点近脸上露出一丝害羞的神情,细语地对着他说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小王爷突然伸出强而有力的手臂一下子将

  • 特种兵之最强神级教官在线阅读第3节

    看着他们在争吵,王志飞拉着行李箱就往招聘办公室走去。“哎,小兄弟,你这是上哪去呢?”正当王志飞要走进招聘办公室的时候,吕丽敏追了上来。“我去应聘服务生。”王志飞转过头来,看着吕丽敏。吕丽敏上下打量着王志飞:“你会不会开车?”“会!太会了!都老司机了”王志飞潇洒地做了个开车的动作。“你的车龄?”“10

  • 玄幻时代:超神氪金在线阅读夙玉番外

    我叫玉儿,也叫夙玉。我有一个姐姐,叫雪儿。虽然家境不算好,但是爹爹、娘亲都很疼爱我,姐姐也总是保护着我、疼爱着我,我觉得很幸福。姐姐常常说我是她最心爱的妹妹,所以一定会好好的保护我,每当这时,我总是向姐姐反驳,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不需要姐姐的保护了。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幼稚,我才知道

  • 长剩将军角落里的人

    叶俊哲看向孙老师,笑了笑,“老师您继续,继续,呵呵。”孙老师瞪了他一眼,又继续讲起来。叶俊哲悄悄的把板凳挪到了时景旁边。时景则是一脸蒙圈的看着他。“你干嘛?”时景问到。“你不认识我了吗?”叶俊哲做出委屈状看向时景。时景盯着他的脸看了一小会,“你是……出门都能把手机和钱包弄丢的男生吧!”叶俊哲顿时石化

  • 玄幻之我是林傲天一定会好的

    苏廷轩拿了药让林沫漓吃下,林沫漓看起来很虚弱,苏廷轩扶她睡下,默默出了房间,走到阳台上给李医生打电话,“喂?廷轩啊?什么事?”“李医生,沫璃她又犯病了,我刚给她吃了之前的药,她很虚弱,这次的复发会不会很严重?”“情绪性厌食症最大的隐患还是在情绪,她的性格太内向,容易滞气,你得适量让她发泄出来,我建议